呵呵的五只黑熊

间歇性。

大寒(薛晓的玻璃渣)

/薛晓

今年的冬天比往年都长。

雪下得绵绵,刀子雨一般割裂出雾气皑皑的气息。地上檐上都落了约有一指厚的雪,宋岚光脚踩在上头会发出咯吱咯吱的钝响。

朔风呼啸,却吹不抖宋岚的身形,他早就感受不到冷暖饿饱,也与一切病痛失了联系。可晓星尘不一样,他的魂魄虽然已经修补好,却失了所有修为,变得与常人无异,甚至弱于常人。他对外界的触觉更加敏锐,冷,热,痛都会在他身上放大数倍。

宋岚在雪里走了很久,这才寻到一个村落,向他们借暖炉时,他阴青的脸色甚至吓坏了那家的幼童。

他将暖炉带回到晓星尘面前时,那人的脸色才算恢复了些许红润。

“你现在身子弱,还不听我的话总往外头跑,若是受了风寒可没人管你。”宋岚的声音如同他面上的肌肉一般僵硬,可他心里头清楚,晓星尘能懂他的想法。

那白衣道人将惨白的双手靠近了暖炉,晕热火光里,他抿紧的唇瓣噙了抹令人安心的笑意。

“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长,不堆个雪人,不是可惜了?”

白茫茫的雪地像幕布,拉扯出段布满了尘迹的回忆。那出场景里有个黑衣的虎牙少年,紧紧攥着晓星尘的手,像握着什么宝贝似的。他把白衣道人拉到木屋前,那里端端正正的堆了个圆滚滚的雪人,只是缺了两只眼睛。

少年微仰着的脑袋像在等待表扬的小孩子。晓星尘稍带迟疑地探出手摸了摸那雪人,又从衣襟内掏出两颗红色的糖果,当做眼睛为雪人嵌进去后,这才满意地轻笑了声。

“这下完整了。”

“喂,道长,那可是我的糖——”少年不满地拉下了嘴角,恶狠狠地瞪向那个他亲手堆出来的小东西,若那雪人有血有肉,此刻怕是要吓的魂飞魄散了。

晓星尘自然是不知道的,他捏了捏少年掌心安抚。

“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
少年的面色这才算缓和几分,但他仿佛尚不解气,又向雪人踹了一脚,那半边身子的雪便扑簌簌地往下掉,几乎已经不成型了,可眼睛上那两颗红色糖果却仿佛带着魂魄,神采奕奕。

“嘁,便宜你了。”

少年冲那残肢断骸的雪人做了个鬼脸,便转身将晓星尘抱了个满怀,嘴唇蹭在他耳边嗓音暧昧。

“道长,你身上真暖和——”

晓星尘已经不记得那时的自己,耳根有多烫。

雪还下着,落到脸上就成了泪。

晓星尘偎着宋岚带回来的暖炉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。

他梦到一个不要命的黑衣少年,咧着嘴向自己扑来。

然后,扑了个空。

评论(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