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的五只黑熊

间歇性。

小王子的玫瑰园(灵岳)

/灵岳
/小王子的玫瑰园

岳明辉有个弟弟,是从小就被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,就连被小孩儿抢了块红烧肉都得再从自己的菜翻翻捡捡,挑出瘦的再放进人碗里。

常常有人看不惯他的溺爱,说这样带孩子迟早带出个混世小魔头。每每听到这种话,岳明辉便恨不得将自己弟弟推到他们跟前,再横着眉毛气势汹汹道:“你们见过这么水灵的小魔头???”

灵超个头儿才到岳明辉肩膀,可五官全都长开了,棱角分明又精致,特别是那双眼睛,无论何时看去都是亮晶晶的,只要他瘪瘪嘴,再眨巴两下眼睛,岳明辉便无论如何都拿他没办法。

灵超喜欢缠着岳明辉给他念故事,其中最喜欢的是小王子,岳明辉已经记不清自己给他讲过多少遍了,开始用中文读,后来用了英文,灵超也听不懂,却还是仔细地盯着他哥哥侧脸看,下颚弧度顺着人开口的动作摇摇晃晃,灵超便在他特有的醇厚声线中睡着了。

绮念在年轻的心土上生根发芽。

“If you love a flower lives on a star.
(如果你爱上了一朵星星上的花。)
It is sweet to look at the sky at night.
(那么看着夜空也会十分甜蜜。)
All the stars are a-bloom with flowers.
(所有星星都如同盛开着花。)
And now here is my secret.
(这就是我的秘密。)
A very simple secret.”
(一个非常单纯的秘密。)

后来岳明辉去英国留学,时间不短不长,回来时过去青涩的小萝卜头已经抽条窜高,甚至比他还要冒一头。

他的小王子变了副模样,变得更高更壮,脸庞褪去了些稚嫩,眼神也带了几分若有似无的情绪,每每他直勾勾地盯着岳明辉时,总能将人盯出一身冷汗来。

他们之间有默契的还是窝在一张床上,岳明辉捧着故事书给他慢慢念着,灵超枕着他的肩膀,满足地嗅起人身上久违的气息,毛茸茸的脑袋蹭的岳明辉有点心猿意马起来,念故事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哑。

“The stars are beautiful.
(星星很美。)
Because of a flower that cannot be seen.
(因为他有一朵看不见的花。)”

灵超近在咫尺的气息搔的他耳根发痒,跟小时候不同,那少年味道的温热一路渗进了岳明辉骨头里,又酥又痒,许多年都没有这样的感觉。偏头一看便瞧见灵超红润润的嘴唇,一个大胆的念头叫嚣着冲上他头顶。

岳明辉擅自篡改了台词。

“He is my rose.”

话音才落,他便吻住了灵超的嘴唇,可刚一触到那柔软的滋味,岳明辉就后悔了。

他的确是货真价实的食肉动物,英国的几年时光,身边从来都没缺过人,可再怎么样,主意也不该打到自己弟弟身上。然而一开始,这场闹剧便停不下来,只能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两句禽兽,动作却愈发热烈。

意料之外,怀里的小孩儿没有抵抗,反而配合般微微张开了嘴,岳明辉脑中的弦只断了一霎,舌尖便贪婪地舔上人唇缝,不消片刻,他便娴熟地撬开了灵超的齿关,唇齿绞缠间,岳明辉看到身下人泛起绯红的脸颊,不由连动作都柔软下来,如同死水下潜藏的岩浆,是极力抑制的滚烫。

岳明辉从来没这样对过一个人,从前与别人的亲昵,从接吻到上床,他都是按着自己少爷性子来,虽然技术不赖,基本都能把对方伺候得舒舒服服,但人家心里怎么看待他,他一点儿也不关心。

可灵超不一样,他不舍得让小孩儿有一丝一毫不悦的感觉,连接吻都像小心翼翼的试探,一步一步的引导。

岳明辉的嘴里尝到了甜丝丝的滋味,他有些依依不舍地放开后,却撞进双清澈的眸子,灵超脸上还泛着几分红晕,气息还没平稳,吐出口的声音却异常冷静。

“哥哥怎么会这么熟练的?”

岳明辉叫他问懵了,怎么熟练的?当然跟别人日积月累下来的,可这种话叫他怎么能说给自己疼到大的弟弟听。

“我……我那个…”

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怎么跟人解释,正发愁时被灵超扑上来压住了身子。

“是跟别人练的吧?”虽然是问句,却并没打算给岳明辉回答的机会,灵超极力压抑住不悦的情绪,模仿着他方才的动作凑前舔舐起人的唇瓣来,“哥哥以后别跟别人练了,和我吧。”

岳明辉显然被眼前翻天覆地的转变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的弟弟,他的小王子,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大的。在他远处世界版图的另一头时,小王子将他当做了玫瑰。

岳明辉抬手抵在灵超的肩膀,他张了张嘴想讲道理,却又说不出“你还小所以让哥哥在上头”这种混蛋话。

对策还没想出来,灵超已经咬住了他胸口的突起,岳明辉疼地“嘶”了一声,又被人迅速地堵住了嘴。

唇齿纠缠的间隙,岳明辉听到灵超仿佛撒娇的嗓音,可屁股上顶着的硬物又提醒着他这人绝没有那么乖巧。

“哥哥,你刚刚教了那么久,该轮到我考试了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