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的五只黑熊

间歇性。

养成的欲望【诚楼】

明楼十八岁了。
这年,明诚刚上中学。

他的学生裤有些不合身了,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正在长大。
他一步一拐地回了家,正准备踮着脚告诉大哥,自己的身高距离他又少了那么一点儿时,却发现家中气氛同往日不同。
大姐正拉着明楼,处在亲友间热烈地交谈,眼角眉梢的喜悦藏都藏不住,明台趴在桌上,正将一块蛋糕使劲往嘴里塞,染了满脸的奶油,十足的花猫样儿。而明楼处于人潮中心,也仅是微微颔首,一贯的谦逊自如,他从来是不能怯场的。

明诚突然想起来,今天是大哥的成人礼。
他忍不住又向那人看去,西装笔挺紧贴修长身姿,领口的温莎结矜持有礼,瘦削的侧脸颌骨分明,抬眼沉肩处又带了几分学究气息,完美的绅士风度,可也是悲哀的少年老成。

他真的只有十八岁吗?
明诚忍不住地想,心里既是欣喜又是苦涩。
喜他自小仰慕的大少爷愈发耀眼了,苦那人的肩膀愈发坚实,背影愈发高大,一不留神,他便从触手可及的位置飞走了。
明诚心中忽然苦闷起来,他坐到明台的身边,开始陪人一同吃起蛋糕来,却是索然无味,如鲠在喉。
“阿诚哥――”
明台两手沾着奶油,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,瞧着身旁的哥哥蹙着眉头,忍不住起了坏心,将一捧奶油尽数扑在了毫无防备的明诚脸上。

“明台那臭小子,太顽皮了。这回非得叫大姐好好收拾他。”
夜深了,明楼一边给明诚清理脸上的奶油,一边带了些气恼地开口。
明诚只是定定地盯着人翕合的唇瓣,年幼的心上却徒增了灼烧的燥意。
“大哥,您今年就去巴黎了吗?”他问出口又有些后悔,不知自己是哪根筋搭错将这问了一遍又一遍的问题再次说出口。
明楼用湿布将人脸上最后一抹奶油痕迹清理干净了,垂下手看进少年的眸子里。他以为阿诚对巴黎充满了好奇,少年的探知欲,他也是有的。
会错了意,却答对了问题。
“等你十八岁了,大哥在巴黎等你,如何?”

明诚还太小,不懂什么是情情爱爱,只是那时的心却陡然跳个不停。他从未见过巴黎,却在心里将那处勾画的一丝不苟。

他想要的,一定都在那里。

评论(2)

热度(43)